「报纸新闻」 报纸停刊了,所幸,“新闻游侠”来了

五百万彩票网讯:

本文约1900字 | 阅读时间大约5分钟

2018年据不完全统计,年初有10多家报纸休刊。下半年有20多家报纸相继停刊。我们以为到此结束时,在放假前的前一天,又有至少9家报纸宣布休刊、停刊。相对稳定的重庆报业市场,《重庆时报》也由于P2P事件爆发,或宣布停刊。

“再见”“不说再见”,那些曾经的记者们又在刷悲情。

这不是悲情的问题。

曾经那么多怀抱新闻理想,铁肩担道义的新闻人,或许没有能力再去担当那么多“道义”了。

纸媒的冬天到了,但的确还没有看到春天的影子。

我记得在网络媒体、自媒体才开始兴起的前几年,传统媒体,特别是纸媒体还是在找各种出路:融媒体、自媒体、副业支持产业,现在看来,纸媒转型哪有那么简单。

我相信,2018年那么多被迫关停的报纸都是在转型中迷失了方向,左右不是,最终关门了事。

前几天,目前还存在的,曾经是很多媒体人心中新闻报道,特别是调查报告高峰的《南方周末》又弄了一篇新年献词《每一个这样的你都是英雄》。

“如今,船到中流浪更急,人到半山路更陡,但你不怕,我们也不怕。因为,你我同在一艘命运的船上,你我同在一辆疾驰的车上,生死相依,荣辱与共。”看得出,这就是“命运共同体”的翻版,这应该是是领导说的,不应该是丢锅式让媒体来说。

没有制度做支撑,个体大多只能随波逐流了。

1999年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词《让无力者有力,让悲观这前行》。那就是一种责任担当,是一种风骨。有人说,看了今年的献词,让人感到“希望是渺茫的”,前途是惨淡的”,不要企图希望谁,你只有自己靠自己了。

当媒体变得小心谨慎、变得平庸,变得只知道唱赞歌,完全丧失了舆论监督功能时,被大众抛弃那是应该的。

你不敢说真话,至少你保持沉默的态度,但你不能事事都按下不表,只晓得唱赞歌吧?怎么说呢?我们这边有一句俗话:捏着鼻子哄眼睛。

报纸的关闭,也让大众知道,报纸也一个普通的单位,没有其他特权。记者也只是一种职业,抛开不切实际的新闻理想后,这也仅仅是养家糊口的手段而已。

大家都生存困难,大家都生活艰辛,记者不给国家“添乱”,大家就不要给记者添乱。他们哪有那么大的能耐,给你摆平各种不平事,那要公检法作甚?记者能曝出的新闻,那是特许能报的新闻,发不发由上级主管部门定。

报纸关停,记者自己都“无力”,有怎么能让“让无力者有力,让悲观这前行”呢?

这是理想,很难成现实。

有人说,传统媒体是新媒体,特别是自媒体干掉的。

这说对一部分。

要强得自身强,一味怪罪其他新生事物,那就是本身弱的表现。

别人能做到的你为什么做不到?的确做不到。传统媒体的管控远远比自媒体要强,从传播路径和渠道来说,远比自媒体要少。当然从新闻的传播时效性而言,更差得太远。大家都有一个习惯,早上起来拿起手机除了看时间外,第一反应就是看看“今天有什么新闻”。

报纸跟不上趟了。

其实,我更认为,报纸内容雷同,动不动就是“通稿”,搞得全国上下版面一样、内容一样、格式一样,于是我们认为,既然大多是一样,还要那么多报纸何用?不是浪费资源吗?全国其实只剩“一报一台一社”即可,从这个角度来看,报纸关停也是无话可说了。

但是,我们可以看到,在传统媒体式微的情况下,很多大号自媒体却异军突起,比如崔永元手撕娱乐圈的阴阳合同,丁香医生手撕权健保健品帝国,最近几天还是小崔面对最高院丢失卷宗事件“开炮”,还有很多社会性公共事件都是自媒体首先发声,告诉民众真相,这些自媒体有一个新的称号:新闻游侠。

游侠,没有组织,全凭一股浩然之气行走江湖,揭露社会不公,行侠仗义。

如果民众没有发声渠道,那么这个社会就会一潭死水,但会暗流涌动。

恰好,新闻游侠来了。

所谓“游侠时代”,不仅是指那些曾经的“调查记者”,也是指整个新闻业的状况。这些新的机构,本质上不会以新闻为己任,他们有自己的商业逻辑。但是,他们的从业人员,仍有可能为了公共利益或者自己内心的正义感,去从事某个题材的调查。一些自媒体,哪怕是纯粹为了“流量“,也有去揭示真相的冲动。

新闻的“游侠时代”就是这种状态,它是零散的,不可预期的,但是一旦出现,却又让人惊艳,给人以某种希望。

有人说,媒体倒闭,行业凋零,记者离散,这当然是现实,也是一个全球都面临的现象。但是,一个像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,怎么会没有人“做新闻”?揭示真相的冲动、表达欲,这些新闻业基本的精神,其实存在于每一个人心中,总会有“游侠”拍案而起。

不过,他们能坚持好久呢?能否取代传统媒体留下的空当,成为社会新兴的传播力量,确实做到“让无力者有力,让悲观这前行”,不好说,从新闻管控而言,但一个新兴媒体形式被主管部门关注后,很多事情就不会按我们想象中甚至理想中发展了。

对于,新闻游侠的命运,只有拭目以待了。

刘著民,媒体人,评论员。